• <center id="aecuu"></center>
  • <menu id="aecuu"><menu id="aecuu"></menu></menu>
    <nav id="aecuu"><strong id="aecuu"></strong></nav>

    搜索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建筑防水 用制度“堵漏”

    類別:行業新聞   發布時間:2018-09-10   瀏覽:1841 次

    之前舉行的一個建筑防水論壇上,我國著名工程專家楊嗣信公布了一個數據,稱目前我國建筑工程滲漏率達80%以上。

    我們尚不知這一數據是否權威,但也似乎在某種程度上佐證了老魏及葉林標對于防水行業普遍存在問題的判斷。正如老魏所言,防水行業不過是整個建筑行業的縮影,葉林標也直陳,如果檢測中國目前的建筑質量,其結果一定是觸目驚心的。

    對于這些問題背后的原因,老魏和葉林標都從各自的角度作出了解釋,都有各自的道理,但又似乎都沒說到問題的根本。

    在對葉林標的采訪中,我曾就他認為“價低者得”不對的觀點提出異議。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價格競爭沒有錯。價低貨并不一定不好,價高貨并不一定好,在一個責權對應的自由市場環境里,在一件商品價值被充分評估的條件下,價錢不是問題。

    那問題出在哪兒?問題就出在責權的對應、對權力的約束和對公共利益的守望上。一棟建筑、一個工程的損益牽涉的往往是某個團體的公共利益。而決定這一公共利益損益的卻是某個個人,即老魏口中的“當官的”。處在房地產行業食物鏈最底端的老魏,下意識地把能“管”他的人都稱之為“官”,官在這里是一種權力的象征,而且是一種不受約束的權力。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房地產商尤其是民營房地產商最先“覺醒”,開始重視防水工程了。因為作為市場主體的房地產商,責權相對一致。建筑滲漏的“惡果”,需要企業老板吞下,它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所以老板也就開始規范自己員工——項目經理的行為了。

    而權責最統一的無疑就是個人了,一個人對自己擁有全部權利和責任。據老魏說,給個人業主做防水最簡單,只要向業主說清楚做防水的價格和質量,讓他自己選擇就好了。老魏肯定不會稱這樣的客戶為“當官的”,更不會請他去吃飯、送紅包了。反倒是業主可能會在老魏忙碌時,送上一杯清茶。

    而據熟悉老魏的人介紹,老魏除了聰明、勤奮以外,還很善良、厚道。這一點我也有體會,也許他內心的那份“不安”正是源于他的善良和厚道。在人們普遍麻木于行業潛規則的時候,他的那份不安顯得彌足珍貴。然而,我們永遠不能把行業轉好的希望寄托于那份不安。道德在多數情況下都是蒼白的。正如他可以一邊“不安”,一邊“勾兌”,一邊在工程中造假。

    我也始終無法把善良、厚道和行業“老油條”這兩個極度割裂的形象投射到一個人身上。相信,處于制度困境和道德困境中的老魏,其內心也是割裂的。他既為去年做的防水在今年就能準確發生滲漏而自豪,同時也為上世紀自己做的防水工程至今滴水不漏而自豪,我們不知道哪種自豪更由衷。

    想要結束這種割裂,則需要一種制度,一種適用于“公共建筑”的制度,一套行之有效地監督“公共建筑”權利行使者的制度,使“項目經理”不再敢肆意妄為,只有這樣才能為公共利益找到守望者。

    小到一棟建筑,大到一個國家,均同此理。
    鸿运28